快捷搜索:  

资产配置新策略:合规风控,守正出奇

《今日财富》杂志记者 黄坤

主 持 人:王怀涛 上海新古律师事务所主任、移投行家族办公室创始人王怀涛

对话嘉宾:郭钦霖 铂睿财富总裁

刘欲武 凯恩斯裕龙董事长

彭 灏 永诺资产董事总经理

沙 泉 富国大通副总裁兼首席策略研究官

王怀涛:各位嘉宾下午好,非常荣幸受《今日财富》的邀请主持第二场的圆桌对话,今天我们讨论的主题是资产配置趋势与策略,资本寒冬之下,各位嘉宾认为当前资管行业在配置上有怎样的趋势?

郭钦霖:铂睿是小型财富管理机构,我们在过去几年资产配置上秉持不随大流,不追风口,有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民办的学历教育行业,供应链金融产品,还有政府融资平台的定向融资,搭配一些上市公司类的资产。我看到今年各大机构都在调整做海外配置,我认为在黑天鹅频出的情况下,因势利导是我们中小型财富管理机构的趋向。

刘欲武:很多人都在找投资方向,我认为从配置来讲,要直面全球化配置新趋势,全球化多币种,不一定是房产、股票、保险具体哪块。在国内,寒冬有三大原因,第一,去杠杆带来资金面的紧张,今年总共170多万亿民间融资,新增融资只有10万亿,从这个角度来讲,新增的融资基本上不够支付利息。第二,随着P2P投资效率的下降,这两年倒闭特别多,也加剧了寒冬冰冻的厚度。

怎样从过去找风口变成控风险?我个人理解,在这个阶段应更多关注真正优质的资产,行业里的龙头,和已经在行业中有非常强势地位的企业合作,可能是做资产配置的一个趋势。

彭灏:寒冬只是暂时的,是正常经济周期,下一个阶段就是春天。我不认为“资本寒冬”能对2018年整个经济形势或资产管理行业做定义。在资管配置上,还是要关注资金流动性。目前整个经济环境下,或是资金环境下,我们对交易对手、资产端、信用风险的评判、非信托性的评判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这类资产上要更多提供产品化的资产配置,而不是短期具体基于某一个资产,项目的投机行为,利用金融工具把投机的机遇分享给投资人,未来这种做法会越来越少。

沙泉:新的配置趋势一定要认清目前所处的形式,美国的缩表,QE的结束,中国政府明确表态,不会大水漫灌,所以这是一个流动性缺失的年代。

另外,从《资管新规》来看,其把整个财富管理行业做了一个新老划断,以前我们做项目和风控时,可以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比如说做征信,大家都认为不监管的可能性很小,现在不管做哪一类项目都要睁大双眼,就怕流动性确实造成资金链断裂的风险。比如当地政府在未来的产业布局方向上都会通盘进行考虑,然后才会做类似的项目,所以未来跟客户沟通也要降低收益的预期。在目前的时间点去挖掘优质的资产,拉长投资时间,守正出奇,应该是未来的趋势。

王怀涛:资金出海受限,投资空间受紧,面对这样的环境,中高净值阶层如何合理进行资产配置?沙总先回答一下。

沙泉:不管从需求端还是从政策面来看,房地产的周期可能会被拉得长一些,短时间房地产再上涨的可能性不大,高净值投资者应转变思想和观念,投其他的流动性稍微强的资产,比如说债权类。

目前国内可配置的大类资产确实比较稀缺,房子以外就是股票,除此之外要看客户自身资金的属性。如果强调流动性,就只能配债权类的,风险稍微低一些;如果能够忍受长期投资期限的话,可以去布局一些优质股权资产,目前经济下行,又加上流动性收缩,有一些优质性资产的估值,比2016年要低的多。

王怀涛:您认为房地产投资大势已去吗?

沙泉:并不是大势已去,我认为不是所有房地产都不可投资。未来最主要需看地区,近一两年房地产涨得最快的是三四线,比如说扬州的房地产涨到了将近2万块钱,这个肯定是不合理的价格,这个城市未来的房地产还是有一定投资空间。

彭灏:我认为,不能像以前寻找一个新的热点,热点过后寻找下一个热点和投机机会,这对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机构和客户而言,都是不健康行为。未来长期而言,所有中高净值客户与资产管理人沟通交流时,要避免谈新投机机会在哪里,还是要提高自身资产对抗波动性的能力,增强自身韧性,以长期保值增值的目标去谈资产配置。

从大类资产配置来说,我认为还是要基于自己资产净值状况做一个诊断,知道自己资产保值增值的需求从哪里得到满足和体现,再去谈具体的资产配置,这是我们和投资人坦诚交流时需互相努力的方向。

刘欲武:刚刚两位嘉宾讲三四线城市机会很大。一个是房产,一个是地产,居民一般都会配置几套房产作为自己的投资,实际上,对于有些高净值人,他们的房产和地产的配置比例比较低,从资产配置的角度来讲,还是应有防范性的房产,乃至于地产的配置。第二,做财富管理行业中,很多人的钱去了地产开发里面,甚至保险资金也去了地产开发,作为地产的投资,虽然有各种政策的限制,我认为始终还是一个机会和趋势。

郭钦霖:我认为财富管理的核心是配置,财富管理行业迅速发展时期有两大引擎:政府平台融资和房地产。房地产市场到了分化的时候,是一个支离破碎、不连续的市场,但在三四线城市还是有一些机会,这种机会属于结构性机会。作为财富管理机构,我们要仔细分析和判断,替客户发掘出优质的资产,尤其是房地产领域仍然值得发掘,而且在未来六个月之内有大的变化,我们要拥抱变化,在变化中寻找机会。

王怀涛:净值化时代下,财富机构如何去提高资管能力和投研能力?以及你们公司目前正在有哪些措施为客户提供比较有竞争力的产品和服务?

郭钦霖:市场在动荡,越是不确定的情况下,客户越是需要财富管理,现在是形成成熟财富管理市场的最佳时间。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愿意脚踏实地做一些精细化或自己擅长的事,而不是跟风的话,有自己得到验证的独立观点,这个行业还是大有机会的。

刘欲武:我认为做财富管理,拿到客户的钱去投资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怎么去投资。一定要穿透到底层资产和有实质性的参与,否则的话,我情愿小一点,少一点;第二,本身行业有一定的发展前景,一个公司不可能什么都去投,我们要加大在人手、研究深度和学习能力方面的投入力度;第三,龙头企业现在已经具备盈利能力,所以我们现在投资偏向于和龙头企业一起合作的项目,当然也有地产的,也有跟投资公司一起合作发展母基金的,也有去做IPO投资的项目。

彭灏:我们公司一直是中场型选手,从机构采购产品推荐给投资人,也需要投研能力,把握市场的走势,推荐适合投资人的产品。我们公司最重要的财富是团队都是在资管行业里平均有15-20年经验的人,不光看过底层资产,经历过周期,而且是整个行业里挖掘出的最适合的基金管理人和资产管理人。我们有两层对整个资产辨别的能力,把匹配的资产提供给适合的投资人。

沙泉:给高净值客户配置资产时,不是简单的代销,不是做一个FOF拼盘,不是追热点,而是带着高净值用户去跟上趋势,通过加强公司研究部门的建设,去跟踪行业未来的机会。从我个人观点来看,我们配置方向和大的宏观经济战略的定位有很大的关系。

以前有很好的人口红利和税收政策,我们生产要素的价格低一些,我们创造了大量外汇储备,现在我们很多工厂已经搬到东南亚地区,产品科技的含金量和性价比已经不具备了。这种情况下,如果不在产业结构方面进行调整,我们未来的贸易会越来越困难,未来外汇的储备压力也会越来越大,未来的货币政策的空间也会越来越小。所以从国家目前推出的各项政策来看,都是指向了关键的领域——科技,这里面包括智能制造,包括数字经济等等,这些方面我们认为未来有很好的发展趋势,蕴含着大量的投资机会。

王怀涛:非常感谢四位嘉宾贡献自己的真知灼见,最后我用两句话结束今天的小组讨论,今天下午我收到市公安局消息称e租宝750人被拘留,另一上百亿公司带着15个高管去自首,为什么会出现之类的现象?因为没有切合我们的主题——合规风控,所以在此特别提醒金融理财界的朋友,资管能力必然包括了合规风控能力,这个应放在第一位。

伟德手机版
资产配置新策略:合规风控,守正出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